当前位置:北京优电科技有限公司影视杨柳青传奇分集剧情介绍21
杨柳青传奇分集剧情介绍21
2022-09-17

杨柳青传奇分集剧情介绍 第二十一集:

铁头顿时吓得手足无措,认为方佩诚一定是被黑三等人捉走了,要去找黑三拼命,可方佩仁却拦住了他,告知自己刚从杨府出来,黑三看来并不知道佩诚去了哪里,铁头误会大少爷还在记恨二少爷,不满地埋怨起来,正此时,张协志出现在方佩仁面前,告诉方佩仁,他的弟弟在自己手上……

回杨柳青的车上,望着依然昏迷的的方佩诚,佩仁感激张协志救治了弟弟,张协志却告知,方佩诚要杀害的人正是自己!一闻此言,方佩仁大吃一惊,张协志这才告知,不知为何,佩诚本要杀害自己及全家,但他最终还是放弃了,并安排自己的家人出逃,张协志接到消息后,一直在寻找佩诚,当他接到线报,佩诚被人追杀,他一路跟踪到了医院,这才搭救了佩诚,方佩仁感激张协志的不计前嫌,但张协志也告知,他搭救佩诚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,他要知道究竟是谁要对自己下手!方佩仁沉思了良久,说出是杨月亭!张协志点头告知,自己也明白是杨月亭命佩诚下手,但幕后一定有黑手,待佩诚苏醒,他要寻问佩诚,而且对于恩师被谋害的事,至今还没有个结果,这也是他要追查的事,一闻此言,方佩仁的脸色不禁变了……

方佩诚清醒过来,望着站在床边的大哥,不禁笑了起来,他告诉大哥,自己刚刚做了个梦,梦到自己已经死了,阎王爷正要收自己,大哥就闯进来了砸毁了阎罗殿,把自己救了出来,没想到一睁眼,真看到了大哥!方佩仁告诉弟弟,现在正在回杨柳青的路上!可佩诚却告知,自己没脸回杨柳青,佩仁说出回归是父亲的主张,佩诚呆愣住了!当佩诚得知是张协志救了自己,告诉张协志,两人谁也不欠谁的了,他放过孙一家人,孙救了自己,正好相抵!张协志寻问方佩诚,是不是杨月亭下令杀害自己?方佩诚却告知,他不会说出任何与此事有关的话,他从不出卖任何人!方佩仁痛斥弟弟糊涂,这种时候还在袒护杨月亭,他的命差点被杨月亭要了!方佩诚却告知,自己之所以成这样,是因为要脱离黑帮,被执行了帮规,这怨不得任何人,但如果今后杨月亭找自己麻烦,他就会跟杨月亭对着干,但之前的所有都一笔勾销了!

杨柳青镇已经就在眼前,画神庙已经出现了众人的视野中,方佩诚大喊着停车,他要下车,佩仁不答应,命司机开车直奔方家,可方佩诚却告知,不停车,自己就跳下去!无奈下,佩仁只能让停车……

方佩诚跌跌撞撞地下了车,却猛然愣住,他看到方敬轩、王雨荷等人站在镇口,父子相见,都满怀情感的样子,可方佩诚还是硬下心来,给父亲磕了几个头,告知,自己败坏了方家的门风,让方家在杨柳青的父老乡亲面前抬不起头来,待什么时候他觉得能赎清自己的罪孽,证明自己的清白了,他再回归杨柳青!王雨荷冲动地寻问方佩诚,父亲被杀那天究竟发生了什么,到底谁是凶手?方佩诚沉默了片刻,告知,该说的话,我早就说了,我没杀王先生,我也没看到是谁杀的,但我一定会找到这个凶手,还自己一个清白!

方佩仁无意中与父亲的眼神对视时,竟然变得紧张起来……

方佩诚转身要离开,一直沉默不语的方敬轩突然开口,告知,佩诚可以暂时在杨柳青养伤,但不许进方家的门!听到父亲的话,佩诚眼中带泪……

方佩诚被安置在画神庙的偏殿养伤……

杨月亭被程中怒斥坏了大事,杨月亭表示自己另想办法解决掉张协志!程中却告知,再也不会有杨柳青传奇分集剧情介绍 第二次机会了,因为张协志已经有所警觉,而且此事方佩仁也有所察觉!杨月亭却说可以将两人同时铲除!程中却笑了起来,告诉杨月亭,在袁克定的眼中,方佩仁要比杨月亭重要!一闻此言,杨月亭的脸色大变……

张协志告诉方家人,方佩诚能放过自己一家老小,证明此人并不是真正的恶人,所以王怀山被杀一事,一定另有阴谋!方敬轩告诉众人,佩诚此举能为他减轻一些罪孽,但要真正的回归方家,现在还不是时候!

方佩仁希望张协志能帮助自己谋求够高的职位,张协志不解方佩仁为什么会有如此打算,他们寻求革命的目的并不是为了加官进爵谋求私利,方佩仁现在所处的位置虽然官衔不高,但却是能真正为百姓办事的!方佩仁说出自己的真实想法,现在在天津,杨月亭处处压自己一头,而且常常威胁自己,他不想再受制于人,想要谋求比杨月亭位置更高的官职!此话越发让张协志怀疑,他告诉方佩仁,自己知道方家与杨家是世仇,但杨月亭在公务上没有丝毫的差错,最起码没有让人抓到把柄,方佩仁不能以以公谋私,官报私仇!张协志也说出,自己对杨月亭早有怀疑,但他只是准备用法律用正当途径来调查杨月亭,方佩仁告诉张协志,如果再这么下去,他们这批共进会的成员,都会被杨月亭赶尽杀绝,因为他们当初谋杀他,杨月亭一直在官报私仇!张协志忽然寻问方佩仁,你为什么这么惧怕杨月亭?难道你有什么把柄在他手里?方佩仁愣住了,沉默了许久,他终于说道,既然如此,他只能用自己的方式来解决了……

临走时,张协志告诉佩仁,自己的政治生涯看来也是要到头了,虽然他现在身位议员,但他根本不是北洋系的人,而且自己一直反袁,拥护袁世凯的那些议员们纷纷排挤自己,这次的议长选举,他已经知道自己落选,当局为了安抚他,给他封了一个天津租界管理处通译主任的闲差,方佩仁大惊,认为杨月亭等人开始要逐步消弱自己的势力了,他告诉张协志,张协志还能被封个信差,自己一旦失去势力,必遭不测,他也要采取行动了……

方佩仁求见袁克定,直截了当地告诉袁克定,自己想要谋求更高的职位!袁克定顾左右而言他,只是告知,自己父亲的寿辰快要到了,如果他无法带着四盏名贵的灯箱画去为父亲贺寿,将是很大的遗憾!而且他也暗示方佩仁,直隶督军冯国璋一直跟自己提及,想要寻找一名充任他全权代表的幕僚长,可直接进入参政院,这可是一个肥缺,在他心目中有两个人选,一个就是方佩仁,另外一个则是杨月亭!方佩仁忍不住寻问,袁克定见惯了名贵文物,难道方家的灯箱画就那么值钱,那么入他的眼?袁克定大笑了起来,告诉方佩仁,自己在乎的并不是什么灯箱画,他在乎的是那份人心和忠诚!方佩仁沉默了良久,终于告知,只要袁克定能举荐自己,三日内,他便把灯箱画送到袁府!

方佩诚没有想到王雨荷竟然来探望自己,面对王雨荷,方佩诚显得极为的尴尬,王雨荷照料着方佩诚,只是告诉他,自己心中对他依然有恨,只是她也觉得方佩诚与父亲命案的牵连有些蹊跷!方佩诚告诉王雨荷,我不怕所有人的误解,你们要一定认为我是凶手,那我就是,我甘愿死在你的手上!望着方佩诚的目光,王雨荷竟然感到了一阵羞涩,正此时,忽然听到门口有人说道,原来你躲在这里是为了她!两人回头观望,发现杨慧琪站在门口……

方佩仁回到自己的办公室,让手下帮自己查找一份卷宗,他曾亲自审判过一起盗窃案,此人乃是天津赫赫有名的飞贼,外号“草上飞”……

天津城,大牢中,飞贼草上飞忽然被提审,方佩仁望着草上飞,只是问了一句,想活命吗……

杨慧琪不顾方佩诚身上有伤,把带来的食物全扔在了方佩诚身上,转身就走,可都走出大门了,也没听到方佩诚挽留的声音,气的又回来了,正看到方佩诚满脸带笑的正吃着自己带来的食物,杨慧琪勃然大怒,上前就抢,告知这些东西宁肯喂狗,也不给方佩诚吃!方佩诚故意问杨慧琪,到底来干什么,难道是杨月亭还不肯放过自己,派她来杀人灭口的!杨慧琪冲动下脱口而出,父亲真的是没打算饶了方佩诚,他早就下令黑三等人对方佩诚杀无赦了!一闻此言,方佩诚脸色变了,挣扎着起身,杨慧琪忙拦住他,寻问他到底要干什么去?方佩诚告知,自己不能在杨柳青待下去,这样会给杨柳青给方家带来麻烦,他得走!杨慧琪立刻来了兴致,告诉方佩诚,自己有处私宅,连父亲都不知道,方佩诚可以藏在那里!方佩诚却正色地警告杨慧琪,离自己远点,他招惹不起杨慧琪,也惹不起杨家,说完挣扎着出门,可没走几步,竟然听到了杨慧琪的哭声……

杨慧琪哭起来完全没有女孩的矜持,一幅不管不顾的样子,方佩诚什么都不怕,就怕女人的眼泪,只得无奈地返回,待杨慧琪哭声止住了,才转身要走,可刚一走,杨慧琪又哭了出来,方佩诚无奈地寻问,杨慧琪到底什么时候能哭够?她这个样子哪有一点黑帮大姐大的风采,杨慧琪破涕为笑,痛斥方佩诚,自己从小就不会哭,只有见到他这个魔头,才会有这么多眼泪!方佩诚笑了,问杨慧琪,自己这个混蛋到底哪点值得她喜欢?杨慧琪被说臊了,嘴硬地告知,自己从来没有喜欢过方佩诚,方佩诚松了口气,告知这样自己就放心了,杨慧琪被方佩诚气的完全说不出话来,方佩诚嬉笑着望着杨慧琪,杨慧琪忽然上前就给了方佩诚一个耳光,告知,你就是姑奶奶命中的魔星,我是离不开你了!方佩诚捂着脸,望着杨慧琪,无奈地苦笑着……

方佩诚与杨慧琪要离开杨柳青,他与杨慧琪约定好,自己在杨慧琪那里养好身体便离开,以后绝不跟杨家有任何牵连!杨慧琪只要能跟方佩诚在一起,什么条件都答应,可她忽然想起什么,让方佩诚稍等自己片刻……

王雨荷没想到杨慧琪堵住了自己,直截了当地问他,是不是喜欢方佩诚?王雨荷完全被问愣住了,杨慧琪却催促着王雨荷,赶紧给个痛快话,到底是不是喜欢方佩诚?王雨荷无言以对,杨慧琪却告知,要是她喜欢方佩诚呢,从今起,自己就不会让王雨荷有好日子过了,天天折腾她,直到她放弃方佩诚为止!王雨荷被杨慧琪气乐了,告诉她,自己心中没有方佩诚这个人!杨慧琪依然不放心,追问王雨荷到底喜欢谁?难道是方佩仁吗?王雨荷满脸地羞涩,杨慧琪告知,自己明白了,她心里惦记的是方老大……

方佩诚终于等来了兴高采烈的杨慧琪,寻问她干什么去了?杨慧琪告知,傻小子走吧,这儿没你事了!方佩诚被弄了个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,两人正要离开杨柳青,方佩诚忽然看到了一个陌生的身影,有些疑惑,他告诉杨慧琪,杨柳青这一亩三分地上,没有自己不认识的人,就算外来的人,他也一眼能认出此人是不是画商,但刚才那个人怎么显得鬼鬼祟祟的?杨慧琪顺着方佩诚的目光望去,不禁笑了,嘲笑方佩诚白混了这么多日子帮派,连飞贼草上飞是谁都不知道,此人乃是天津城著名飞贼,不过听说他已经被押在大牢中,怎么又跑了出来,来到了杨柳青?一闻此言,方佩诚脸色骤变,告诉杨慧琪,此飞贼来者不善,估计是针自己家来的,他要回去提醒家人,说完转身就向回跑……

草上飞观察好了方家地形,正准备下手的时候,却被人擒获,抓住他的正是方佩诚,草上飞大喊冤枉,方佩诚却告知,不说实话,自己就掐死草上飞,正此时,九叔闻讯前来查看,方佩诚把草上飞交给了九叔,让他来审问飞贼,方佩诚告诉九叔,此人乃是有名的飞贼,让九叔好好审问此人,为什么来杨柳青,又为什么要对方家下手!因自己得马上离开杨柳青,否则会给杨柳青惹来麻烦,审问飞贼的事就拜托给九叔了,但此事千万别告诉老爷子,以免老爷子动怒!九叔挽留方佩诚,可二少爷毅然决然地走了……

九叔不敢惊动老爷,独自审问飞贼,当他得知雇佣草上飞的幕后主人时,不禁惊呆了……

杨柳青,方家,九叔在马坊继续审问着“草上飞”,他告诉草上飞,盗窃未遂,可以饶过他,但如果是血口喷人,他定不能放过草上飞!草上飞赌咒发誓地告知,让自己前来盗取灯箱画的正是方家大少爷,法院院长方佩仁!九叔根本不相信草上飞的话,可草上飞赌咒发誓地告知,自己本是死囚,是方院长许诺只要带回灯箱画,便放过自己,方院长也只是告诉他,窃画是因为家中兄弟分家不均所致,草上飞甚至表示愿意与九叔一同去与方院长当面对质……

王雨荷告诉方敬轩,方佩诚离开了杨柳青,老人大为惊讶,忙寻问这究竟为何,王雨荷告知,她只是听杨慧琪说,方佩诚怕给杨柳青,怕给方家惹来更大的麻烦,所以才暂时离开,方敬轩担忧不已,叮嘱九叔赶紧去寻找方佩诚,无论如何也要把老二找回来,可九叔的神情有异,方敬轩寻问九叔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,九叔只是告知,捉到了一个要到方家行窃的小毛贼,正准备把他送官,方敬轩告知,这个乱世逼得老百姓没有活路,既然家中没有什么损失,就给那人几个钱,放走他吧,九叔满口答应,不敢看老爷的目光……

九叔带着一名随从,押解着草上飞向天津城赶去……